雷思海:货币 国运 房地产

政经纵横谈 • 

深度政经号:打通政经,寻找趋势,预见未来。独家原创解读。

巍巍昆仑山脉

1961年,金庸在香港写他的最新一本小说,有意无意中,书名隐藏了他对另外一个人的致意,《倚天屠龙记》中的“倚天屠龙”,几乎是26年前一首词中的白描再现: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1935年冬,当红军翻过雪山草地,毛润之在心中勾勒未来的中国时,脱口而出的是:倚天抽宝剑,斩断挡住暖流北上的昆仑山。

昆仑山,中国第一神山,西起帕米尔高原东部,横贯新疆、西藏,伸延至青海境内,全长约2500公里,平均海拔5500-6000米,是中华“龙脉之祖”。

倚天屠龙,对彼时的那些人来说,更像是愿景。以当时力量之对比,恐怕没有人会想到14年后的天下大变。

巧合的是,几乎是在这首词写出的同时,另一粒种子,也悄然种下。

1、大败局,早已在货币上写好

1935年11月,民国政府废除银本位制,开始发行法币。法币可以说是中国现代信用货币的最初源头。

法币使得当时的中国,第一次在货币上跨入了现代信用行列,效果是很不错的。1936年,也就是法币实施一年后,民国经济达到了巅峰,这也是国民党黄金十年的最后一年。

信用货币,最大的诱惑就是滥发。随之而来的日本侵略,加剧了这一局面。


1937年,法币发售之初,它与银元的兑换比例是,1法币兑换1块银元。100元法币可以买两头牛。到了1945年9月,法币的购买力,只剩下十万分之七。如果一斤大米有五百粒的话,1948年8月时,100法币只能买到1粒米了。

国民党试图在货币上挽回败局,1948年,推出金圆券替代法币,奈何积重难返。电视剧《北平无战事》算是罕有的以货币勾勒国民党败局的作品,剧中人物国民党少壮派代表曾可达有一番话,是民国货币信用失败的总结:

“我们到北平三个月零两天,从五人小组到国防部调查组,查民调会,查北平分行,彻查北平贪腐就只抓了一个马汉山……我们干了什么?就干成了一件事――推动了币制改革。什么币制改革?不到两个月,在天津,在重庆,最不该的是在上海,粮店、副食店的货架上空空,老百姓把给自己买棺材的银元拿出来兑换了金圆券……现在连一块肥皂都买不到。”

通货膨胀,带来的结果是贫富分化。不知不觉中,一部分人被另外一部分人抢劫。在这场贫富大分化当中,囤积外汇与物资人,都算是赢家,蒋宋孔陈是近水楼台,赢家中的赢家,而其他持有法币的人,都是输家。

当绝大多数人都成为输家之后,赢家的结局也就不妙了,国民党的大败局,早已在货币上写好。


1948年12月1日,在军事这把屠龙刀,摧枯拉朽的同时,中国人民银行成立,解放区的货币统一为人民币,这是战胜法币的倚天剑。也在彼时,一位姓任的干部,被派到了辽宁省银行做行长。他的后人之一,便是今天房地产界红人老任。


2、信用货币与财富再分配

信用货币,何以有这么大的魔力?

因为它的扩张与收缩,都会带来财富的重新分配,因此,任何一个方向,走得过远的话,都有可能导致危机爆发。


读过《资本论》的人,都知道,货币有四大属性: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贮藏手段。老马写《资本论》的时候,货币还大都是金本位,所以,老马没有写出货币第五属性。这个第五属性,就是财富再分配。只有在信用货币时代,它才大放异彩,超越其他四大属性的重要性。


信用货币通过通胀与通缩的手段,重新分配财富,具体原理我在《2019,破局来临》里第一次提出来。这里就不展开,举个简单的例子。假设有这么一个世界,只有你和他。


你有一间房子,他有一桶粮食。房子1万块一间,粮食100元一桶,1间房子可以换100桶粮食。你把房子炒到100万一间,他粮食还是100一桶。那么,一间房子就可以换1万桶粮食。他的财富,以前占整个社会财富的1%,现在只有万分之一。他被你财富再分配了。


这个故事,在现实世界里,还有下半段。银行的加入,会让信用货币在大创造的顶峰坍塌后,进入信用货币消灭阶段。


房子涨到1千万一间,粮食涨到120一桶。生产粮食的人,一定会短命的,要么郁闷的跳楼,要么除了喂饱自己,再也不生产多的。如此,这两个人的世界,就要崩溃。


表现在货币上,就是房价创造的信用货币旁氏扩张,会在顶端坍塌,信用货币消灭阶段来临,也就是明斯基时刻。

国民党因为通胀而亡天下,让我们没有机会看到,通胀之后必然会到来的大通缩。不过,25年前的日本,让我们目睹了后面这半截。

3、债务的锁链与日本


日本房地产泡沫1990年破灭后,整个国家陷入债务锁链。信用货币进入消灭螺旋,资产价格跌到正常甚至更低水平,也就是地球人能理解的水平,而不是一个东京的地皮,可以买下全美国的非常规思维。


而信用货币创造的巅峰,所对应的债务却一分都不会少。整个国家陷入了债务锁链。最后的景象是这样的:


一部分人欠下另一部分人巨债,富人可能是穷人资产的百倍、万倍,但却随时可能成为穷人。因为债主看起来有钱,但实际他所有财富的90%,是一个已经破产的人欠的,比如破产的银行,破产的公司,破产的老板。


一个新的经济名词在日本诞生,僵尸企业:就是已经破产,但又不能破产的企业,那时日本遍地是这种僵尸。这种局面,自然消费低迷,经济失去动力。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日本政府充当了实际的中间人。日本政府发国债,央行买国债、买股票,以极低的利率,来为社会提供货币,以此来慢慢稀释国民间债务锁链。否则的话,整个国家就陷在相互欠债的泥坑里,无法自拔。


日本国民的纪律性与忍耐力是出名的,就这样大家一起忍,稀释了25年。用这个方法,日本社会避免了混乱,但是日本政府更迭,走马灯一样,90年代后,日本政府是全球最短命的政府,很少有干满一届的,常常不到一年就重组内阁。


这种债务锁链,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让漫长的时间去消化。所以,对时间的感慨,一度是日本流行文化里的高频词汇,并影响了90年代的港台流行文化。


邓丽君有首《我只在乎你》,从日本泡沫的顶峰开始,在日本流行十几年,创下了三度蝉联“全日本有线放送大赏”和“日本有线大奖”双冠军的日本乐坛记录。在很多日本人的心里,这第一句歌词,也许可以这样写:


如果没有遇泡沫,我将会是在哪里?

4、不会坐看杠杆的无限抬升

因此,当一个国家的信用货币过度扩张,最终在顶端崩塌,两大恶果必然结伴而来:一是贫富分化,二是通缩。

通缩加剧贫富分化,贫富分化又加剧通缩。就像两个伤心欲绝的人,相互感染,最终都会哭死。

通缩+贫富分化,到无法跨越的地步,这个体系就需要格式化,也就是债务一笔勾销。两次世界大战,根本上说,都是信用货币扩张,在顶峰崩塌,造成贫富鸿沟与通缩无解,最后不得不以最残酷的方式,完成所有的债务勾销。

现在,物质丰富了,解决起来可能不那么激烈。不过,代价是一分钱也不会少。

当日本政府将国民的债务通过慢慢转移的方式,累积到自身之后,日本国债是其GDP的250%,近10万亿美元,即使是国家接过来这么多,日本的民间负债还高达160%。

日本之老,是政府与民间的白头偕老。25年一代人的黄金时间,都徘徊在通缩之中,今天仍走不出来。若不激烈,就必然绵长,能量守恒无处不在。

所以,任何一个政府,都不会坐视货币信用的无限扩张,坐视资产杠杆的无限抬升。这其实也今天美元加息,没有说出口的理由。

5、房地产中国货币创造的最大源头之一

资产杠杆的抬升,本质上来说,是信用货币的创造,也是债务的创造。而今天的我们,与信用货币创造关系最近的资产杠杆,就是房地产。

买一套房子,首付3百万,从银行贷款600万,等于你与银行一起,创造了600万的信用货币,抵押资产就是那个房子。

房子本身,就是信用货币的创造环节。房价越涨,其抵押的价值越高,创造信用货币的能力越强。这十年来,对信用货币贡献最大的就是房子。

目前房地产相关贷款中,存量约30万亿,整个M2是160多万亿,仅仅算存量,房地产行业就创造了M2的20%。如果把10年来,所有的房贷、房产开发贷款算上,这个规模更大了。

任老先生的后人,老任认为,今天货币发多了导致房子必然继续涨,其实,他没有告诉人们的是,他所在的行业,本身就是今天货币发多了的源头之一。


过去十年来,房地产与银行联袂进行了史无前例的信用货币大创造,也导致了一场大规模的财富再分配。所有靠房地产近的人,银行,土地、房地产公司,房地产中介,炒房人,它们都是财富分配的赢家。


如果不加约束,银行与房地产一起,可以把信用货币推到更高,但是此后呢?


6、房价已不是房价,而是国运之所系


而美元的屠龙刀已经挥起。


12月14日,美联储如期加息。如果没有意外,2018年美联储将加息三次,美元基准利率将上升到2.25%;2019年7月前,再加两次,利率就是2.75%;与此同时,2019年7月前,美联储还将缩表1.5万亿美元,其效果将等于再加息1.5%。


在人民币国际化,这把今天的倚天剑,还没有拿到的情况下,我们很难逆行。


在美联储上周行动之后,央行随后接受市场自动加息5个基点,不是直接提升基准利率,而是提升放给银行的短期资金利率。


提升基准利率,对全社会的资金成本影响是立竿见影的。比如房贷,是在基准利率的基础上浮动,基准利率提升的话,意味着所有房贷都要加重负担。但再隐蔽的加息,也是加息,本质上并无不同。


不论从大环境,还是小环境来看,房地产主导财富分配的模式,该歇歇了,至少未来5年如此。房地产的时代已经过去,也必须过去。那种买一套房子,就少奋斗50年的时代,也必须过去。因为,这个时代若再延续,代价将非常沉重。


那些在过去十年中,房地产财富分配主导时代的大赢家们,锦衣夜行的低调时光来临了。这或许是老任近日改口说,他不敢再预测房价的原因吧。


而另外一位更年轻的任先生,则接过了房价继续涨的大旗,认为下半年房价就要见底。刚刚转战到房产界的任先生,说这话可以理解,毕竟诸多大房企手里,还握着4万亿元以上的土地存货呢。


只是,今天的房价已不是房价,它是我们信用货币的发动中枢,是金融风险孕育之所在,因此也是国运之所系。


7、刚极则折,强极则辱


一年前的10月,我曾谈到,房价的调控,是中国经济真正破局的开始,一、二线房价将进入调整阶段。今天已成现实。


也是在今天,在一年一度的最重要的经济工作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的当天,《人民日报》刊登了财政部长的一篇文章提到: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实施。


而稍晚,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


今后3年要重点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要服务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居于三大攻坚战的第一位,而风险的第一位是金融风险,金融风险里面,提到的是实体、金融和地产。我认为,这是要调控后两者,鼓励实体经济;而监管建设,主要说的是不久前公布的资管新规。


国运已经不允许房市再疯狂。任何再一次泡沫的念头,都难免会迎来房地产税的当头棒喝。


是所谓,阳极阴生,强极则辱,刚极则折。


在金庸向《念奴娇.昆仑》致意约30余年后,一位曾经的中国首富老牟,从倚天挥剑斩昆仑的词句中,得到灵感,传言他曾向中央献策,炸开喜马拉雅山,把大西北变成大粮仓。


但也许让他没想到的是,在他囹圄18年出来之后,粮食已经多得用不了,人不吃了,做成乙醇汽油,给机器做燃料。


这世间,变是唯一的不变。

而时势之变,说慢则慢,说快则往往是一瞬间。

不管你有无准备好,未来的十年,已在眼前拉开画面。



28     1295
分享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