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凶手陈世峰,他太可怕了!

新闻哥 • 


江歌案在12月18日结束第六场庭审,六次交锋中信息量巨大,这里,哥要为大家尽量详细地梳理一下控辩双方的交锋内容。



2016年11月3日凌晨,江歌在日本东京中野区公寓的住处门口,被闺蜜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杀害。法庭上陈世峰被告恐吓罪和杀人罪,恐吓罪他认了,因为有确凿的通信记录和证人证言。关于故意杀人罪,他始终不承认,庭审也就围绕该项罪名展开。


(嫌疑人陈世峰)


问题一:门外发生了什么?到底有没有锁门?


刘鑫供述,没有锁门。她当时来了大姨妈,就急忙进门上厕所,随后听到了“啊”的叫声,她提上裤子冲向门口,此时,门处于关闭状态。她将门推开,门被推开30厘米左右,但是又被一股很大的力量推了回来,关上后她又推了一次,完全打不开。她猜测江歌可能被打或被人捂住了嘴,甚至还想过有谁在开玩笑,随后报警。



警方录音:门锁了。警方向法庭提供了部分通话录音,可以听出刘鑫非常害怕而且慌乱,警察不断安抚她才说清地址。警方问刘鑫是否锁门,刘鑫回应:是。电话刚接通时还录到了刘鑫说“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而且还有两段门铃声。对此,刘鑫表示自己没锁门也没听到门铃声,说的是“怎么把门锁了?你不要闹了”。只是 “怎么” 二字没有被录到。


(刘鑫与江歌妈妈对话截图)


江歌邻居小北成了本案唯一的目击证人。他说在家听到恐怖的声音,以为有人杀猫。打开门看到江歌倒地,一个男的蹲在旁边捂住江歌的脖子。小北还跟对方对视了几秒钟,以为江歌喝醉了,关门后听到有人离开,小北的妻子再开门时,就看到了血,之间没有听到对方叫救护车的声音。


(图/凤凰网)


陈世峰供述中虽然也提到了30厘米左右的门缝,但是后面的内容与刘鑫的说法完全不同。


1,当晚自己不是去找刘鑫,是去找江歌的。江歌对自己的印象不错,就希望她能帮忙调解自己与刘鑫的关系,为此路上还给江歌买了一瓶威士忌。


2,刀是刘鑫给江歌的。当 晚刘鑫先进入二楼江歌家门,此时陈世峰已经在三楼等待江歌,他下到二楼,当时江歌已经把门开了一半,陈世峰用手拍了江歌肩膀一下,江歌受惊尖叫。陈世峰一着急,又用右手捂住了江歌的嘴,后又掐住了她的脖子,同时用左手想要把她拉到三楼。门一直半开着,随后江歌就被推了出来,刘鑫还递给她一把刀,说“三叔,你坚持住(或你接住),我害怕”,接着迅速关门,江歌按门铃里面没有反应。


3,江歌先发起袭击,陈世峰自己只是自卫,而自己也受了伤。陈世峰说江歌拿刀刺向自己的腰部,“我以为可以完全掌控。如果我松手,刀不知会刺到哪里,我不能松手。我准备将她手固定在墙上,她反抗,我想夺下来,一瞬间,她也许想把刀挪到别处,也许力气没有了,刀一下子刺到她的喉咙。”


4,不是故意杀人。第一刀是致命一刀但不是故意的,陈世峰说自己慌了,当时还想叫刘鑫出来帮忙止血,但是考虑到如果要承担巨额医药费,就干脆又捅了江歌十几刀,但是后面这些伤不是江歌致死的原因,所以自己不是故意杀人。


5,刘鑫怀孕了。暗示刘鑫来大姨妈是谎话,做假证。


(现场模拟图)


陈世峰的供述中有很多矛盾的地方,首先他说与江歌关系不错,但是在案发前的11月2号,他到江歌家找刘鑫,被赶回家的江歌以再骚扰就报警为由赶走,而且江歌的微信还拉黑了陈世峰,这种交情竟然能说印象不错?何止荒唐。


11月3号凌晨凶案发生,在11月2日之前,陈世峰只见过江歌5次。但就是对于一个只见过5次面的人,陈世峰凌晨带着酒上门找对方聊天,而且事先没有预约,这本是不合常理的,面对检察官的提问,陈世峰的回答是,这是中日文化的差异,中国人不是这样的,都很热情,只要去了,相信江歌会欢迎自己。


关于刘鑫怀孕,陈世峰说是江歌告诉自己的,他说因为要处理怀孕的事情,江歌还从他这里拿走了10万日元。但是否怀孕他也没跟刘鑫确认过,担心惹刘鑫生气。


(陈世峰被捕现场)


陈世峰自卫才失手杀死江歌的说法,自有法医出来打脸。


问题二,陈世峰是自卫吗?


法医对伤口进行了编号,致命的是6号伤口,6与7号伤口基本连在一起,可能是一刀捅进去没有拔出,又继续刺第二刀,伤口深6.5到8厘米,动脉被切段,失血如瀑布,人几秒内就会失去意识。江歌所穿衣物有22处刀口,颈部被刺11-12次,而在6号伤口以前,江歌身上已有多处防卫伤,主要集中在双手,能证明是在躲闪过程中形成的。



至于陈世峰说自卫被江歌割伤,法医认定是抓伤,还有很多为旧伤,是刀伤的可能性不大。江歌率先伤人的说法基本可以被否定了。


问题三,那他是有计划故意杀人还是误伤后继续行凶?


这就不得不先介绍一下陈世峰在11月2号的行程。


这天上午10点左右,陈世峰借过学校一个房间的钥匙,检方称行凶所用的刀此前放在这个房间的茶柜里。



下午就来到了江歌家里找刘鑫,被及时赶来的江歌赶走。随后江歌与刘鑫出门,陈世峰一直尾随刘鑫到她的打工处,并在电车上通过微信对刘鑫进行威胁要求复合,称要公开刘鑫穿内衣躺在床上的照片,还说要将照片发给她的父母。


此前刘鑫发现陈世峰通过跟踪自己,知道了江歌家的地址。为了摆脱他的骚扰,刘鑫就让一起打工的同事假装自己新男友,对此陈世峰无法接受。在11月3号凌晨行凶前,他一直在与刘鑫发信息。


11月2日18点10分,陈世峰发信息,说如果不能复合,“我将不顾一切”。


晚上陈世峰出门,包里装着衣服,平时戴眼镜的他,这天没戴,也不跟往常一样使用公交卡(公交卡有记录行程的功能),而是用了现金。他也没有从最近的车站上车而是多走了两站地。


21点44分,陈世峰在便利店买了威士忌,说是给江歌,案发前他在楼道里自己喝了。


23点17分,陈世峰在前往江歌家的路上给刘鑫发信息,大意是我是如此爱你,我如何做你才能回心转意。


23点37分,陈世峰问,你跟那男的发展到哪一步了。刘鑫回:这是我的隐私。这个时间点也是检方认定的,陈世峰起了杀心的时间。


凌点26分左右,凶案发生,陈世峰说“在埋刀的地方冷静了30秒,想起包里有衣服就马上换了。”



杀死江歌,陈世峰的后续措施更加让人不寒而栗。


逃离现场快到家时,陈世峰脱了鞋,把鞋扔在了回家的路上,光脚回家,回到家就把所有的衣物洗了。


11月3日,警察包围了他的住处,但是没有限制他的人身自由。


11月4日,陈世峰将作案时所穿的裤子和帽子扔到家楼下垃圾场。


11月5日,他把作案时背的双肩包扔到了上野公园。


三天三个不同的地方,陈世峰有步骤地把作案时的衣物处理了。


对于看似蓄谋已久的准备措施,陈世峰都有非常巧妙的说辞。


虽然自己也有洗衣机,但这些衣服是送洗衣店的。


不戴眼镜是因为白天见过刘鑫和江歌,她们的衣服很容易辨认。


虽然跟刘鑫不断发信息,可自己去找的是江歌。(这关系到动机的问题,如果是找刘鑫,故意杀人的动机会极高。)


至于刀,凭什么说是我带去的,没证据。



刀,成了庭审的一个争议点。


凶器目前为止仍没有找到,据陈世峰交代,行凶时刀柄断裂,他把刀身埋在了距离现场50米左右的地方,警方没有找到刀身,只在现场发现了一个刀柄。但是陈世峰一直坚称刀是刘鑫递给江歌的,不过刘鑫供述中称家里只有两把菜刀,并没有行凶的那款水果刀。


前面说过陈世峰回过一次学校,警方则在研究所的柜子里找到了一个刀具的包装盒,可刀不见了。一位老师说:自己曾经买过这种刀,但没有拆开包装。So,是不是很容易联想到是陈世峰来此偷刀,而后行凶?但是警方没能在包装盒上找到陈世峰的DNA或指纹信息。陈世峰的律师也证明,在案发现场周边能很容易买到这种刀,不能证明是谁准备的。



所有的指控,陈世峰的律师都往非故意杀人的方向引导,除了杀人这个既成事实,一直为陈世峰的主观故意性做推脱。辩护律师声明陈世峰去找江歌的初衷是善意的,并不是为了找刘鑫,衣服、眼镜、公交卡都非故意安排,并且引导陈世峰在庭上流眼泪忏悔,还真感动了不少陪审员。



不过,检方的补刀从来没有停过。12月18号第六场庭审中,检方做了最后的陈述,再次重申陈世峰的各种说辞都是不合理的。


陈世峰说要找江歌,倾诉苦恼并寻求帮助,但当天还跟江歌发生了矛盾,两人关系并非融洽,江歌不会倾听他的诉苦。


如果要等人,为什么不在二楼门口等,为什么要去三楼,而且当天还时常下雨,三楼的顶部是没有遮雨设施的。


刘鑫不可能给刀,现场没有刀鞘,根据录音,刘鑫不可能递刀,她甚至不清楚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刀也不可能是江歌的,当天晚上,江歌与妈妈通话中还说“你放心,我不会跟他动手的,日本很安全,出了问题警察马上就来。”她没有意识到有非常紧张和迫切的危险,怎么可能提前准备刀。



补刀之后,检方罗列了陈世峰的七大罪。


1,所造成的致命伤。陈世峰明显知道脖子是人地脆弱的地方,却集中攻击这里,脖子的伤口中有三刀是贯穿伤,可见用力之大,杀人的目的是非常明确的。


2,杀意非常强烈。陈世峰怀有明确的杀意,这是事实。


3,杀人动机非常自私。陈世峰为了与前女友复合而反复骚扰,江歌只是妨碍了他追求女生的行动就被杀害,她只是在帮朋友而已。


4,结果非常严重,江歌前途无量,怀着美好的目的在日本求学和生活,江歌失去了她无比宝贵的生命,梦想随之破灭。这对江歌的母亲造成了无法磨灭的伤害。


5,严密的计划性,从一系列的举动看,有非常周到的准备


6,若刘鑫把门打开或者陈世峰的刀子没断,陈世峰很可能连刘鑫一起杀掉。


7,陈世峰完全没有反省,各种荒唐的辩解使得江歌母亲深受伤害。


(图/凤凰网)


基于以上所有的理由,检方要求判处陈世峰20年有期徒刑。


大家可能觉着量刑太低,但是日本是个讲究案例的国家,检方追溯了历年类似的案件,最高判刑18年左右,但对于陈世峰,他们请求判处20年,已经是从重了。


现场陈世峰再次上演了苦情戏,深表忏悔对着江歌妈妈说“对不起”,江妈直截了当:不接受。这种情况谁能接受道歉呢,凶手一方面残忍杀害自己的亲人,一方面却又百般狡辩,甚至污蔑江歌可能借刘鑫怀孕骗自己的钱,用各种有违常理的理由当借口,除了演技,哪里有忏悔的意思。



2017年12月20日,日本法庭将对江歌案做出判决。先前的舆论热潮里,刘鑫是炮火攻击的对象。看完庭审,哥知道,跟陈世峰的恶比起来,刘鑫的行为顶多算是瑕疵,毕竟死亡面前谁不害怕。而行凶者陈世峰,自私又偏执,冷静而残酷,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26     5202
分享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