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炼金术 | 冬川豆

冬川豆种子不死 • 

本文出自冬川豆问答。联系冬川豆客服微信号dongchuandouclub2或dongchuandouclub3,可向刘仲敬老师提问并获得完整回答。80元/问。

公告:冬川豆支付宝和PayPal账号已改为dongchuandou1109@gmail.com

身体素质跟思想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一个人的胃功能和肾功能是会直接影响到他作文的方式的。



防失联,请关注备用号:冬川豆一叶方舟

:我有个朋友,自幼成绩不好,家里人花大价钱送他去贵族学校,后来又送他出国,等他回国后他家里又拿出巨款供他发展所谓的事业,当然通通被他挥霍了,包括家里给他买的房子,车子,都被他挥霍掉了。问题是,他最恨家里人,对外人极为大方,可对家里人严防死守,请问该如何分析他的心理?

阿姨:这种事情并不罕见,有很多人最恨的就是他自己的家庭,因为在他自己的个性核心渐渐从混沌变为明确的那一个关键时刻,他对管制他的家人形成了敌我认同,以后他的活动目的基本上就是毁坏这个家。其实有很多历史上的名人都是这样的,例如有很多文化名人,其实驱使他采取行动的主要动力就是毁坏在他年轻时候约束他的共同体。有很多浪子式的皇帝或者是破坏型的政治家,他最恨的就是培养他的那个王朝,或者是供养了他的那个国家。他的隐秘目的就是要破坏这个当初在他最敏感的成长时刻使他遭受过最大痛苦的实体。像是新文化运动中的许多人之所以要反对吃人的礼教,原因就在这一点。你如果从纯粹理性和利益的角度来看,他这种做法好像是非常不理性的,但是从感情炼金术的角度来看,又是非常合理的。

hhh敌我认同的形成是非常微妙的事情,经常是只在人生的一个短暂关口才起作用。这个短暂关口的重要性有点像康拉德·洛伦兹(Konrad Lorenz,1903-1989,奥地利动物学家。他注意到幼小的禽类被孵化出来后很快就会和它们的母亲建立情感联结,如果母亲不在也会对养育者产生相同的依恋)描写的小鸭子或者其他小动物,在刚刚生下的时候如果第一眼看见的是人,它就会以为自己不是鸭子而是人了,会像是正常的鸭子跟着母鸭子一样跟着人走。这是正向的认同,但是也有反向的认同,例如母狐狸本来应该带小狐狸,但是生小狐狸的时候如果有飞机扰动的话,它很可能把小狐狸当作外来者吃掉。人其实也是这样的。这个短暂的窗口在什么时候,不是很确定,但是无论如何不会是在人成年以后。成年以后,这个认同窗口就基本上关闭了,基本上谁是自己人,谁是敌人,谁是外人,大致上就有了一个基本格局,以后的宣传教育或者是其他什么信息刺激,只能有细节上的修改。像他这种情况大概就相当于母狐狸吃掉小狐狸或者是养狼孩那种情况,就是在他的认同形成期,他的家庭成员唤起了他极大的仇恨。而且这个仇恨很可能不是无缘无故的,很可能他自己的家庭就有某些毛病。儒家传统文化有一种近乎迷信的说法,就是说,长辈做了亏心事或者缺德的事情就会出败家子。这话其实不完全是迷信,因为有些东西,伪装是只能对外,不能对内的。一个人的品格如何,在外面你很容易假造,但是却很难避免在自己的妻子儿女或者是比较亲密的人面前暴露出来,所谓贴身仆人面前没有秘密。

康拉德·洛伦茨和鸭子

问:为什么台湾的年轻男性很娘?

阿姨:这是一种罗夏图(罗夏墨迹测验,由瑞士精神科医生、精神病学家罗夏(Hermann Rorschach)创立,是最著名的投射法人格测验)式的心理投射。你觉得台湾比较娘,就像是以前觉得香港的艺人比较开放一样,反映的并不是台湾如何如何,也不是香港艺人如何如何。欧洲人认为法国人天生就爱好通奸,其实也是反映了他们自己得不到实现的愿望。英国人说穆罕默德——就是穆斯林——等于好色,实际上是反映了英国清教徒自己的性管制非常严格,然后把自己实现不了的愿望投射到东方人身上。其实穆斯林也是有性管制的,但是英国人根据伊斯兰教允许一夫多妻诸如此类的,还有《一千零一夜》这样的通俗文学作品,就以为在穆斯林世界男人会自由得多,其实并不是这样。这个想法反映的不是穆斯林的现实,而是英国人的心理投射。中国人对台湾人和香港人的看法特别是这样的,这个有历史原因。你认为香港人特别开放,其实香港人在他的小社会内部,作风其实是相当保守的。你这种看法实际上是文革以后形成的对自身的那种枯燥的禁欲主义形成的一种心理投射,也就是说,你觉得自己这么样过日子是很痛苦很无聊,然后假定,啊~在墙外有另外一种过日子的方法会比我们开放自由得多,然后再反过来投射一下。对台湾也是这样的,实际上是你自己对自己的那种长期搞无产阶级化形成的粗鄙作风感到不满,然后就假定台湾人说法的方式是没有像你这样经过无产化,因此显得比较温柔,所以就形成了一种娘炮想象。他们自己是不是这样的,在他们自己社会内部是不是这样的,那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同样一种动作、语调之类的,在一个小的默契社区里面的意义,跟它对外人留下的印象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情。就好像你在你的家庭内部或者是熟人内部的某些切口,在外人心里面留下的印象,跟他们内部人之间彼此理解的印象是完全不一样的,有的时候甚至是完全相反的事情。所以跨文化的影响往往会搞成郢书燕悦,甚至是同样的符号在越过一个文化区的边界以后,所指和能指会完全倒错。

九十年代的录像厅为许多人建构起对墙外世界的想象

问:过去我始终认为,技术越进步,对个人的素质要求越低,例如英国的极其强悍的长弓兵才能弯强弓射箭,可是现代一个虚弱的老太太拿手枪就能射杀野兽,可是您的文章里面,显然认为身体素质非常重要,请问,为什么武器如此发达,个人的身体素质还是这么重要?

阿姨:身体素质跟思想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一个人的胃功能和肾功能是会直接影响到他作文的方式的。一般的作家都喜欢把自己想象成为一个只有大脑的人,给读者留下一种印象,好像他是绝对理性客观的,得出的东西都是从纯粹抽象公正的角度得出的,但实际上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卡夫卡有没有在布拉格和维也纳嫖妓,与他的挫败感和他的文学成就是有极为密切的关系的。像尼采,他一辈子的心理和生理疾病,对他的哲学和文学也是有极大影响的。法国知识分子,就是远古邪恶所谓的法左,之所以有那些特点,跟他们在日常生活中间不懂得怎样打开一把雨伞的状态也是很有关系的。

腼腆boy卡夫卡

问:如何改掉爱装逼,骄傲自负,经常指点人的毛病?

阿姨:为什么要改呢?难道女人应该改掉喜欢照镜子的习惯吗?如果世界上没有装逼的人的话,就像是香槟酒没有泡沫一样,最好的味道和最大的刺激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别的行业会怎么样倒不好说,但反正是跟知识分子有关的行业恐怕会严重地太监化。驱动与知识分子有关的所有行业的最基本的欲望就是装逼欲。早在孔子那个时代,孔子就教导他的门徒说,不要去随便评点别人,我可没有那么多空闲时间(《论语·宪问第十四》:“子贡方人。子曰:‘赐也贤乎哉?夫我则不暇。’”)。但是如果他的目标真的实现了,那么孔门子弟肯定是早就断绝了。

问:亚洲的(中日韩泰港台)恐怖电影,恐怖小说,恐怖故事,都特别的可怕,特别的吓人,令人毛骨悚然,可是欧美的恐怖电影,恐怖故事,一点都不可怕,无论是他们的吸血鬼,魂灵,还是名噪一时的异形,铁血战士,根本就不可怕,请问这是为什么?

阿姨:每个人喜欢的东西和害怕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可怕不可怕这件事情主要不取决于外界的事物,而是取决于你自己,你的敏感点在哪里。大体上来讲,可怕的事物也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依靠力量的可怕,像巨人、哥斯拉之类的;另一种是依靠心理上的可怕,像会把你变成僵尸的僵尸之类的东西,它主要不是依靠它自己的力量,而是依靠唤起你对自身失去人性的恐惧。但到底哪一种更可怕,主要还是取决于你自己的心理。

问:您老对青春期经常被欺负造成性格悲观扭曲的人有什么建议?

阿姨:那是因为你没有学会打架,学会打架的人一般不会这样。这种心理很明显是因为觉得不公平,但是又不能打架,憋着气所造成的。正确的方法就是要建立适当的打架程序,打回去就好了。经常不能打架,身体上得不到发泄,跟人类的自然天性是极为矛盾的。把这个出口给封住了以后,压力会在其他的出口以扭曲的方式体现出来,使人变得阴毒狡猾,同时内在的扭曲也会使你的激素水平诸如此类的东西失调,增加癌症的风险。总之是种种不好,还是学会打架好。退而求其次,如果打架实在不好的话,你至少可以买几个沙袋来,在上面写几个名字,然后对着它狠狠地打。


· 全文完·



4     68
分享
更多相关文章